中國社交媒體披露指出,有些朋友因企圖舉辦六四紀念活動而被帶走。設置於海外的中文網路媒體《明鏡郵報》5月30日報導指出,四川成都警方在六四27周年前,以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」罪名,拘捕一名涉嫌製作「銘記八酒六四」(「八酒」諧音八九)的男子符海陸,同時被捕的還有曾推薦該酒的成都女詩人馬青。

「『六四』慘案已經過去27年,對於我們難屬來說可謂是白色恐怖的27年、令人窒息的27年。」

1989年6月3-4日的那個夜晚,丁子霖的兒子蔣捷連遇害,當時他只有17歲。如今歲月已過了,27個年頭。和他一樣在那場鎮壓民主抗議的行動中遇害者,多達數百,甚至數千人。當年的抗議活動延續數週,震動中國權力中心北京。

「27年來和我們打交道的是警方,27年來踏破我們門檻的也是警方。每年年初從趙紫陽先生的忌日開始,兩會期間(譯註:即人大會議暨人民政協會議)、清明節、『六四』忌日,甚至國家的重大活動,以及外國政要來訪等一系列日子,我們難屬都被警方監聽、監視、查抄電腦、跟蹤或被拘押。他們使用無中生有、編造事實、進行恐嚇等等卑鄙手段,這無疑是對『六四』亡靈的褻瀆,對生者的人格侮辱。」

蔡總統六四談話:盼兩岸對民主和人權看法趨向一致
卸任後首次發表六四感言 馬英九再籲中國善待異議人士
紀念「六四」27週年王丹發起臉書換大頭貼行動
大陸90後看六四 聽過但不太瞭解
北京眼中的六四真相「沉默是金」

北京眼中的六四真相「沉默是金」

「對不起,我不能接受採訪,」「天安門母親」的發起人之一丁子霖說。這是在1989年的中國軍隊鎮壓行動受害者家屬組成的團體。說話的時間是本週三負債整合,距離她兒子的忌日還有3天;今年就要屆滿六四天安門27週年。



「27年來我們『六四』難屬一直理性地堅持三項訴求——真相、問責、賠償,企求公正解決『六四』冤案,卻遭政府一直漠視。震驚世界的『六四』大屠殺,好像在中國沒有發生過,我們的訴求,也一直不獲理睬,(中)國人對『六四』記憶,也漸漸消失當中。」

週三,「天安門母親」依然在世的131名成員發佈一份聲明,內容抗議過去近30年歲月,中國依舊充斥著「白色恐怖」和「令人窒息」氛圍。今年,這份聲明再度突顯,家屬們持續遭遇來自警方的騷擾,也再一次呼籲為受害者伸張正義。這群天安門母親表示,中共政權從來不曾為這場殺戮致歉,也沒有修改對天安門抗議活動的定調看法,即「反革命暴亂」。

(圖企業貸款片:Twitter)

在香港,全球唯一紀念天安門抗議運動的博物館今年行將閉館。組織者表示,原因是他們與房屋所有人發生糾紛,也受到一些訪客騷擾。

《自由亞洲電臺》(RFA)也報導指出,包括異議記者高瑜,以及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,六四前夕都遭中共警方要求備妥衣物、藥品,帶到外地「強迫旅遊」。另外,北京宋莊多名藝術家被當局強力監控;至於曾經參與絕食接力聲源郭飛雄的湖南公民張琪,也在今年六四前夕「強迫失蹤」。

遺忘中的貸款六四 受難者家屬亡故名單越來越長

六四的受難者家屬,通常是為人父母者。這個團體中去世成員的名單,串起來越來越長;今年,亡者名單上的人數從2013年的33人,增加到了41人。

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主席何俊仁表示,中國政府採取「拖延戰術」拒絕正視六四真相。該聯合會仍將在週六下午於香港,舉行其一年一度的六四紀念活動。

「(中共)他們想盡量拖延,希望隨着時間流逝,隨着受難者家屬辭世,所有人都會遺忘這件事,」這位香港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,接受《紐約時報》訪問時,做了如上表示。「但北京居民的集體記憶會永遠存在,」何俊仁還說。「有那麼多的目擊者。就算遇害者家屬去世,還有很多其他人可以在合適的時候站出來作證,」他說。「天安門母親」團體,一直在呼籲進行獨立調查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六四真相依舊禁車貸

總部位於美國的人權組織「對話」(DUIHUA)表示,最後一名因參與六四運動而依然被監禁的人士苗德順將於今年10月獲釋。不過,中國人權維權網(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)則表示,還有不少曾經參加「六四」運動者,後來因持續參與維權運動,遭到關押。

《紐約時報》6月2日報導指出,2009年申請退休的大學教授、「天安門母親」團體聯合發起人丁子霖,在自己位於北京的家裡。她身後的牆上掛著兒子蔣捷連的畫像。1989年6月3-4日,軍隊進城鎮壓民主抗議運動,導致成百上千人遭槍殺喪生。蔣捷連是其中一位,他當時只有17歲。

以下是今年「天安門母親」的聲明摘錄:

★更多相關新聞

中文和英文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種說法指出,丁子霖的電話線已被切斷,公安局給她發了一個特別的手機,裡面只有3個聯繫號碼,包括的急救電話120。週三上午,丁子霖接起了家裡的固定電話,不過記者還沒來得及問到特殊手機或其他細節,她就掛斷了。「天安門母親」的另一位成員尤維潔表示,丁子霖的手機也只能收到簡訊。

丁子霖曾任哲學教授,現年79歲,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。她沒有詳細解釋自己為何不能接受採訪。不過,在掛掉電話之前,她又講了一句,「門口有人在監測。」每年這個時候,當局都會派人在丁子霖位於北京高校校區的家門口監控,攔住前往採訪的記者和其它訪客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-043026878.房屋貸款html

8445B2162FF7B790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債務更生條例

x53tx11d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